首页 保姆 正文

大连住家保姆一个月多少钱(大连住家保姆工资)

扫码手机浏览

  

  大连住家保姆一个月多少钱(大连住家保姆工资)   

  

  (我是第三作家,职称第三带头人,发表小说《离婚真相》 《香水有毒》等。2021年,体验保姆生活,讲东北人有趣的保姆故事。这是一个故事,不是纪录片。请就座。)   

  

     

  

  我没想到德子会向苏平本人提起请保姆的事,也没想到德子会出1500元钱。当苏平得到这份工作时,她高兴得像个孩子,兴奋地比比划划地告诉我。   

  

  我笑着问苏平:“我什么时候去德子家做饭?”   

  

  苏平说,“我明天中午去。德子哥说我不用急,中午12点半可以吃晚饭。这个时间可以。我可以在老徐家11点离开,在德子哥家还不到11点半。有足够的时间做饭和炒菜。”   

  

  苏平一下子说了很多事情。她说话的时候,没有瞒过对方的眼睛。就连站在我旁边的老沈,和苏平的眼睛直视老沈的眼睛,她也没有回避。   

  

  东北正月,这两天外面很冷,因为最近下雪。出了口,云朵像一朵莲花,苏平对着我咿呀学语。她每说一个字,嘴里就吐出一朵莲花,吐出一朵莲花!   

  

  我笑着把苏平推进店里,说:“进去说,外面太冷了,你想冻死我?”   

  

  儿子也很高兴,一脸喜气,对老沈说:“我爸同意了——”   

  

  沈说:“你老人家倒是挺开明的―”   

  

  德子道:“悟什么?我爸不知道我交了1500块钱请保姆。他以为我交了1000块。拿1000块吧,他还是太贵了。”   

  

  老沈说:“没错。你父亲一生节俭,一件衬衫穿了十年――万一露出来了怎么办?”   

  

  德子说:“我跟苏平说了,就说1000块钱,只要她不走漏风声。”   

  

  德比老沈高半头,他比老沈壮。但是,他没有独立的思想,和老沈走在一起。他低头和老沈说话,笑得像个憨厚人。   

  

  沈不同意开工资,但是他一辈子节俭,又舍不得花钱雇人做饭,最后沈也没说什么。   

  

  沈是个平时不藏着掖着的人。他会把事情说出来。同意就同意。如果你不同意,他会劝你同意。就像徐先生喜欢打两张牌一样。有一次,徐先生在公司仓库偷偷和保安打牌。被老沈看到,老沈粗暴地告诉大哥,导致徐先生被大哥打了。   

  

  徐老师讨厌老沈打他的小报告。前两天徐老师忘了写检讨书,被徐老师狠狠打了一顿,但是老沈制止了徐老师。老沈觉得错不在徐先生,而是没人提醒喝醉的徐先生写检讨书。他也揭露了我。当时我也很讨厌老沈,但是后来想想当时的情况就理解他了,因为他是个实诚人,有原则,不会撒谎。   

  

     

  

  苏平的左臂由子德检查,子德认为她的左臂受伤是因为她对工作感到沮丧,没有做出正确的努力。他用手摩挲着苏平的左臂,一点一点地抬起来。当它高到他的肩膀时,苏平痛得大叫。   

  

  德子说:“治疗三分靠医生,七分靠自己。我跟你说实话,你这条胳膊要勤练,不然再过一年半就没机会练了,还会错过恢复治疗的时间。”   

  

  德的声音不大,但他说的有些道理。苏平听了,问德子:“我可以在家练习吗?”   

  

  德子说:“可以,我在家给你讲怎么练,我给你看——”   

  

  儿子说着,站直了,把左臂伸向一边,然后把左臂举过头顶,与肩膀成90度角。   

  

  看着德子给她做的示范,苏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的左臂举不了那么高——”   

  

  苏平的脸上已经露出气馁的神情,看起来她要打退堂鼓了。   

  

  德子说:“就是因为举不高才练的。你在家里的墙上画一个高度,左臂每次爬墙都达到前面的高度。一开始不要画的很高,就在肩膀上面一厘米。你每练一次,就让自己受一点伤。等一个星期,你就把墙上的画的高度上移一厘米,然后像以前一样爬墙。两个月之内,你的手臂一定会恢复原状。”   

  

  苏平漠然地看着德子。她心里没有想过德子的话。她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逃离这样一个尴尬的场所。   

  

  儿子很热情地说,这是他的专业。他还兴奋地拉着苏平的手练习爬墙,被苏平粗暴地甩开了。   

  

  一些顾客在苏平四处张望,还有失业的按摩师也凑过来看热闹。苏平的心理素质承受不了,她的脸涨得几乎像一块红布。   

-expires=1969234035&x-signature=hDe4VyHSFEVgYdbssE%2BoAiamKiA%3D" >

我猜测苏平是学新东西慢,所以她渐渐地就放弃了学习新东西。她和老许家以前的保姆小妙正相反,小妙和苏平年龄差不多,都是四十出头,但小妙就是个人精子,虽然出生农村,但她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利利整整的,穿衣戴帽很讲究,为了做保姆,她还特意报了烹饪班,学习厨艺,自从跟了许家大姐到大连去做保姆,整个人从内到外都变了,开始学画画了,还成了大姐离不开的生活助理――

人要不断地学习,哪怕做保姆,也要学习。但苏平恰恰不爱学习,她学新东西慢,人又自卑,怕学习的过程出笑话,怕被人瞧不起,所以她就干脆不学了,就坚持自己的那套守旧的想法,甚至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会越来越固执。

好在德子特别热心地教苏平。他又给苏平做示范,他站到墙根儿,伸出左手臂一点点地沿着墙壁往上爬,他做完示范,还拉着苏平到墙根儿练习,不知道苏平是被德子的热心感染了,还是什么原因,反正苏平这次没有撂脸子走人,而是站到墙根看着德子练习。虽然她红着脸,不情不愿地看着德子,没有照着德子练习的模样,用左臂去练习“爬墙”,但是她也没有离开,而是用眼睛瞥着德子的示范,我心里忽然一动,我觉得苏平这次应该能学习这个练习。

晚上,老沈开车送我和苏平回家。路上,老沈对苏平说:“我以前开车出过一次事故,两只手臂都抬不起来了,我就是跟德子练习手臂爬墙,练习了不到三个月,啥事没有了。”

苏平半信半疑地看着老沈,说:“真的呀?这动作没啥出奇的,这么好使?”

老沈目视前方地开车,他轻声地说:“动作确实没啥出奇的,出奇的是坚持,水滴石穿,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,长年累月,水能把石头穿透。”

哎呀,老沈挺会做思想工作的呀。他也说到我心里去了。水滴石穿,就是这个道理。多简单的动作,长年累月地坚持下去,你就成为经典。

苏平没说话,我相信苏平会默默地练习的。

晚风习习,春风虽然料峭凛冽,但是春风还是把冻僵的土地吹得一点点地复苏了,白天我带着大乖在小区里溜达,看到光秃秃的树杈上,竟然鼓出许多小米粒大小的芽胞,虽然那芽胞还是褐色的,跟干枯的树枝一个颜色,但我知道,这芽胞在几场春风一场春雨之后,就会神奇地泛出绿色,在某一天我所不知道的夜里,悄悄地顶出一片翡翠一样的嫩芽来,那带给人的希望像春雷一样响亮!


老沈把苏平送到家,他开车送我回家。

在车上,我问老沈:“沈哥,还给苏平和德子撮合吗?”

老沈沉吟了半晌,说:“慢慢来吧,我们还是不说破,让他们两人慢慢地相处,处到那个份上,就自然地到一起了。”

我说:“今天我看他们俩说话唠嗑那个劲儿,我也这么想的。我担心万一我跟苏平说,想把德子介绍给她,苏平这个倔人,都可能一甩剂子不去德子家做保姆了。”

老沈笑了,说:“她是倔,这点可比你倔多了。”

我说:“我的倔吧,是十分,撞到南墙才知道怎么拐弯才能到对岸去。苏平吧,倔的是100分,撞到南墙她都不回头,她就用脑袋撞南墙,撞得满脑袋都是包,她还撞,非要把南墙撞个大窟窿不可。”

老沈被我说笑了。

街道两侧的树林里,披挂的那些彩灯又亮了起来。正月里,树枝上的彩灯不是一直亮着的,正月初六到正月十二,都不亮,从正月13才又亮起来。

老沈忽然说:“哎,我想起一件事,你打赌输了我一次。”

我说:“你别忘了,你打赌也输了我一次。”

老沈笑了,说:“说吧,你想让我办啥事?”

我说:“先记着,等我想起来再告诉你。”

然后我问老沈:“你呢,你打算让我干啥?”

老沈说:“等我想起来再告诉你。”

我笑了,忽然想起明天是14日。我就提醒老沈:“哥,知道明天是几号吗?”

老沈说:“知道啊,明天是正月十四,后天是正月十五,你答应去我家,别忘了,我好好给你炒几个菜。”

我说:“哥,明天14号,2月14号,是情人节。”

老沈说:“外国人的节日,咱过那个干啥,咱过中国人的节日。”

我有些生气,说:“不是提倡与时俱进,与世界接轨吗?外国人的节日好玩,咱就过呗?”

老沈说:“外国人过咱们的除夕吗?不过吧?那中国人就坚决不过外国人的节。”

我的老天爷呀,老沈的犟劲上来,跟苏平有一拼呢!

晚上我们两人遛狗,我又提起14号,老沈却忽然说,他有工作,要看大许先生的安排。

我就不信了,大许先生2月14日,他能跟客户去过情人节,不陪大嫂?老沈想蒙谁呀?

为了不生气,我也没再跟老沈继续深入地探讨这个问题。

第二天上午,我来到许家上班。苏平已经来了,在收拾房间。我发现今天苏平干活的速度明显地快了一点,整个人也精神了一些。更有意思的是,苏平换了件上衣,以前干活,苏平多数穿着一件孩子不穿的旧运动服,今天苏平穿了一件套头的卫衣,黑色的,虽然颜色有点暗,不过,苏平穿着挺合身。

我问苏平回家有没有练习“手臂爬墙”,苏平点点头,但眼神躲开了我的直视。我猜测苏平练习的时间估计不太够。慢慢来吧,不能催她催得太紧。

我说:“中午你去德子家?”

苏平点点头。她又悄悄地说:“姐,我打算快点干活,干完活,我想早点走――行吗?”

我说:“行,你把活儿干好,可以提前半个小时离开,再早就不太好了。”

苏平连连点头,兴奋地说:“你放心吧,姐,我不会耽误活儿的。”

苏平今天干活特别带劲,擦拭沙发下面的灰尘时,跪倒爬起,上衣都沾了一块灰尘。


上午,大约十点来钟,许先生忽然回来了,他从门外走进来,就站在玄关里,没有换鞋,冲我招呼着:“红姐,你来一趟。”

我急忙从厨房里走出来,问许先生:“怎么了?”

许先生说:“快点,穿上衣服,跟我去看新房子,还有苏平,一起去――”

许先生又对我说:“我妈也去――”

许先生话音未落,只见老夫人的房门打开了,老夫人撑着助步器走了出来,哎我的老天爷呀,人家老太太自己已经把羽绒服穿好了,棉鞋都穿上了。她精神抖擞,就要往楼下走。

许先生说:“妈,我给你拉上拉锁再下楼。”

许先生半跪在老夫人面前,给老夫人把羽绒服的拉锁拉上了。老夫人爱怜地伸手掐了一下许先生的脸蛋,许先生很受用,咧嘴笑了。说:“别掐了,妈,我的脸都是被你掐胖的,小娟最近老说我胖了,老说我走路的步数不够,这一天天把她闲的,总数落我――”

老夫人的眼睛打量许先生,说:“这个年过得,你好像胖点了。”

许先生急忙对老夫人说:“别当着小娟的面说,要不然她又该逼我天天晚上到跑步机上去跑步了。”

老夫人说:“你那跑步机买来,不就是为了跑步吗,我没见你跑几回。”

许先生和老夫人说着话,先下楼了。

我已经穿上羽绒服,但苏平却没有换衣服,她焦急地看着我,说:“姐,我不用去看新房子吧?”

我说:“许先生让你去,你就去吧。”

苏平看看桌上的挂钟,说:“我一会儿该去德子大哥家了,要不然就迟到了。”

我说:“先去新房子看看,应该不会迟到,要是不去,你怎么跟许先生解释?”

苏平很为难,但最后还是穿上大衣,跟我一起下楼了。


许先生是自己开车回来的,车里还拉着许夫人,我和老夫人还有苏平坐在后排座。

许先生开车上路了。沿着公路一直地向北开去。我以为很快就会到了,没想到车子开了十多分钟才到。我们小城不大,开车十分钟的路程,骑车就费时间了。步行就更远了。



车子开出北环,一直向北,路两侧的楼房渐渐地变了,变得阳台大了,楼下有院子了,这时候,许先生的车子就停在一栋靠道边的楼房前。

许先生搀扶着老夫人下车,我把助步器从后备箱里拿出来,放到老夫人面前,老夫人撑着助步器,站在门口,打量着院子。

这里的楼房一楼都有个小院子,院子不大,能有20多平方米吧,穿过甬道,进入正门,是一个宽敞的大厅。大厅东侧是一个主卧,里面有卫生间。大厅的西侧有个次卧。正对着门口的里侧,靠着北窗,是一个窄窄的楼梯,楼梯的东侧是开放式的厨房,楼梯的西侧是个小卧室,楼梯下面还有个小小的储藏室。

众人顺着楼梯往上走,到了二楼,楼上跟楼下没有区别,一样大的平方,三个房间,东南角、西南角和西北角,各有三个房间。许先生的这栋楼房西侧没有人家,靠道边,西侧有两扇窗户,南侧北侧都有两扇大窗户,通明瓦亮,屋子里的采光非常好,像一个玻璃房一样亮堂。

老夫人也把着扶手到楼上看了看,很满意。她又走进在楼下东南角的屋子,很喜欢里面的卫生间,她对我说:“红啊,这也太享福了,厕所就在房间里,过去做梦都梦不到啊,咱东北冬天冷,过去在外面上厕所,哎呀,都冻屁股,这下可好了,我自己的屋里就有厕所了。”

许夫人已经来过一次了,这次她没有再上楼,只是靠着西窗向外望着,若有所思的模样,好像有心事。

我呢,就观察我的厨房,这是我的工作地点呢。开放式的厨房,看着就眼亮,厨房旁边还有一张巨大的长方形的餐桌,这张桌子能坐十几个人,许家周末的家宴,这张餐桌完全能胜任了。

开放式的厨房,给我稀罕得不得了,大呀,做饭能施展开。餐具都是进口的,抽油烟机打开,没啥动静,油烟都从后面走了。炉灶有四个,老许家这是准备天天摆宴席呀?预备四个炉灶?

光滑的灶台太大了,干起活来顺手多了。


许先生的这套跃层,是一楼和二楼。三楼四楼是另一家,五楼六楼又是一户人家。大许先生特意要了一套一楼二楼的跃层,这是为了老夫人到外面散步方便。

楼里是装修完交工的,地面铺了,光洁透亮,墙壁粉刷一新,窗户都擦得锃亮。我看得心里很喜悦,大房子有大房子的长处,宽敞的客厅可以打羽毛球了。


一旁的苏平却没心思参观许先生的新房子,她皱着眉头,脸上显出焦急的表情。我冲苏平使了个眼色,让她别着急。

许先生对老夫人说:“妈,这地面咋样,是不是有点滑?”

地面是洁白的瓷砖,看上去确实有点滑。但走在上面,却一点不没有滑的感觉。我估计是防滑的瓷砖。

老夫人两只眼睛看着地面,说:“还行吧。”

许夫人一直没说话。

我想起来了,昨天许夫人说过,不想换地面。

许先生回头对窗前站着的许夫人说:“娟,妈都说了,地面滑,必须得换,换地板。”

许夫人淡淡地说:“我现在说不换地面,没有用呗?”

许先生说:“这方面你不懂。”

然后许先生招呼苏平,说:“小平,我给你带到这来,你以后就在这工作。”

许先生的话,把我和苏平都弄得愣住了。

苏平明显地很抗拒许先生的话,她说:“我在这干啥呀?不跟红姐在一起干活啊?”

许先生兴奋地说:“马上我就动工装修了,这边要换地面,可能还要重新装一下地热,还有楼梯扶手――”

许先生指点着靠着北窗的楼梯扶手,说:“那扶手是铁的,冬天凉,我妈上楼不方便――”


我回头瞥了一眼老夫人,心里话呀,大娘多长时间能上一次楼啊?她上楼干嘛呀?住一楼不就是为了让老夫人到外面去方便吗?不就是为了不让老人再爬楼梯吗?

但许先生振振有词,说:“楼梯扶手换成实木的,将来孩子在房间里乱跑乱撞,磕到楼梯扶手也没事。”

许夫人一直站在窗前,没有过来。

许先生交代苏平:“这边动工之后,你每天下午就到这边干活,你不干别的,就帮着收拾卫生,工人在楼下干活,你就收拾楼上,工人在楼上干活,你就收拾楼下。”

我好奇地问:“楼上还重修装修吗?”

许先生说:“哎呀,要动的地方多了去了,他们装修的都不太合我心意,我打算都扒掉,重新装修。”

苏平已经很焦急了,她是担心第一天去德子家做饭就迟到,不太好。

我也觉得时间够长了,可许先生还没说尽兴呢,我也没法打断许先生的话。

一直没说话的许夫人,忽然从窗前走向大厅,但是她没有走向许先生,而是向门口走去,她一边走,一边头也不回地对许先生说:“没我什么事,我就回去了。”

许先生看拦不住许夫人了,就张罗大家一起坐车回去。

路上,只有许先生一个人在说话,谈论他的装修大计,许夫人一言不发。老夫人也发现儿媳妇有些反常,就问:“小娟,你是不是不同意装修啊?”

许夫人淡淡地说:“这家里三口人,我一个人说不同意装修,也没用啊。”

许夫人的话里,是明显得不高兴了。

老夫人就对她的老儿子说:“小娟不想装修,就别装了,我看那房子挺好的,让苏平再收拾收拾,选个好日子,就能搬家了,到时候小娟生孩子,就生在新楼。”

许先生却不高兴了,对老夫人说:“妈,你别听小娟的,她一个女的,装修房子她不懂!”

我忍不住问了许先生一句:“要是按照你说的重新装修,这可是大工程啊,没个十几二十万,下不来吧?”

苏平在旁边低声地对我说:“姐,这装修材料都老贵了,我以前跟家政的姐妹收拾过新房子,打听过,没有五十万,下不来。”

我的妈呀,我的房子68平,十年前装修的,花了2万块,我都闲浪费了。没必要啊,房子都有了,里面的软包装竟然花这么多钱?这不是有钱烧的吗?我心里说,这纯属浪费。当然,有钱人愁的是有钱没处花,那装修就可劲往里扔钱吧。平头百姓发愁的是怎么挣钱才能够自己花。

却听许先生说:“小平,你说的50万不够,我预计是80万,不超过100万就行。”

老夫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说:“100万,那都够买另一套房子了。咱家的老房子都卖不上这个价钱――”

许夫人再也没有说话。

回到许家,已经11点多了,快11点半了。苏平没上楼,说她下午再来许家干活。她骑着自行车,匆匆地走了。

这天午饭,许夫人吃了两口就下桌了,回她自己房间休息了。老夫人担心地看着儿媳妇,问:“就吃这点,不饿啊?”

许夫人说:“妈,我累了,想睡一觉,下午还有个手术呢。”

许夫人回房间睡觉了,我听见门锁的动静,她把房门反锁了,她是真不想看见许先生了。

许先生有些不高兴地说:“妈,你看看小娟,净事儿,要新房子的是她,想搬家的也是她,可要装修房子了,她却不高兴了!”

老夫人说:“她不想装修就不装修了呗,装修还得花那么多钱,你有一个为你省钱的媳妇儿,你就偷着乐吧。”

许先生说:“妈,我大姐二姐都答应我了,说装修的费用她们俩包圆了,那我还不好好装修一下?”

老夫人说:“哦,你大姐二姐出钱,你就可劲造祸花呀?”

许先生说:“妈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原来就准备30万装修,那我大姐二姐给我拿钱,我就好好装修一次呗。妈,咱们这辈子也就这套房子,谁没事老换房子玩啊,我大哥给我整的这套房子,我一看就相中了,那就好好装修,装修的可心点,能住一辈子。”

老夫人忽然抬头,往许夫人的卧室看了一眼,压低了声音,对许先生说:“我听智博前两天说,他姐姐雪莹考上研究生了,要去外地念研究生,要花不少钱呢。我记得夏天那个时候,雪莹要出国去念研究生,好像需要30万,你没给出这个钱,惹得小娟要卖车,你现在要拿这么多钱扔到装修里,她能高兴吗?”

许先生说:“她有啥不高兴的,雪莹是老秦的孩子,她都跟我过20年了,还惦记老秦呢?就是这些年我给她惯的,惯得没边儿了。这次就不依着她,我非得要重新装修不可!”

老夫人说:“老儿子呀,凡事要多考虑对方,家里的钱都是小娟拿着,可小娟却从来不控制你花钱,人家姑娘也从来不擅自动你的存折,这样的媳妇,你打着灯笼也找不着――”

许先生却虎着脸,一句话也不说了。

老夫人也不再说话,默默地吃饭。

这顿饭,吃得有点噎,好像饭都从后脖颈子咽下去的。


(请朋友们帮我转发和分享此篇文章,让更多的人看到。感谢之至!)


  

  

在青岛雇个住家保姆需要多少钱

  

  

     

  

  一般来说,最普通的保姆一个月工资在4000元左右,很多职业保姆的月收入都在万元以上。但保姆的价格取决于保姆的水平和经验,留宿保姆一般比非留宿保姆挣得多,因为工作时间更长,工作内容也不一样。青岛目前的保姆均价在6000元左右。据统计,青岛保姆均价初中学历5249元/月,高中学历5159元/月,大专学历5726元/月。青岛有经验保姆价格:有1-3年经验的保姆,均价5399元/月,有3-5年经验的保姆,均价6354元/月,有5年以上经验的保姆,均价7566元/月。同时,保姆的价格根据具体的工作内容而定。无论是打扫卫生做饭,打扫卫生照顾孩子,还是打扫卫生照顾老人,老人身体如何,能否自理,都影响价格。   

  

  

我是一个住家保姆,雇主让我睡客厅怎么办?

  

  

     

  

  作为住家保姆,如果雇主让你睡客厅怎么办?我比较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,因为我做了两年的住家保姆,所以把我的经验分享给大家。希望你能从中有所了解,也希望我的经历能帮到你!   

  

  2018年,我42岁。我的孩子上了大学,在农村工作了很多年。年纪大了,体力不支,打算去城里找个保安之类的工作。正好老家的亲戚介绍我做保姆。在我的概念里,保姆都是女人做的。一个大男人怎么给别人当保姆?我当时很不情愿,想着儿子家里还要花钱,以后还要买房,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了,因为介绍人也说先做几天,实在不想做就算了,我就硬着头皮去了。   

  

  正如介绍人所说,用人单位是文化局的一位退休老领导,今年72岁。前几年他中风偏瘫,孩子工作太忙没时间照顾,就找了个保姆。期间,他换了好几个保姆。老人很固执,来这里的保姆都待不了多久,最长的有三个月。他的儿子儿媳都是很有素质的人,对我这个农村人没有偏见。房子两室一厅,一个给老人,一个给我,他儿子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另一栋楼里。   

  

  老人身材魁梧,妇女们无法把他从轮椅上抬到床上。他几乎失去了走路的能力,只有一条腿几乎不能动,所以他的保姆请男人。两天了,我和老人几乎没怎么说过话,他也爱不理我的话,我也不主动和他搭理。吃完饭,他躺着看书,我也坐在客厅玩手机下棋。我时不时去看看他有什么需要,他一句话不说,我就出来了。我和这位老人已经熟悉至少一个星期了。他南方人早上喝粥或者稀饭,中午炒饭。我以前是部队里的炊事员,所以老人家做饭的时候不给我面子。   

  

  我已经一个星期没吃手工面了。作为北方人,我不能贪。有一天,我给他做了饭,我给我卷了面。我们都在客厅吃晚饭。他看到我吃的面,3360问我:“你是自己擀面吗?你是为了自己吗?”恐怕你不会喜欢我们北方的面食。如果你明天想吃,我给你做。他说他以前在山东当兵,爱吃饺子面!这句话我们真的很熟悉,因为我们都有当兵的经历,这让我们亲切了很多。第二天,我们煮油面的时候,他给儿子打电话,说他很开心。晚上他儿子媳妇特意过来感谢我,说老人好久没这么开心了!   

  

  两个人熟悉的无话不谈。我叫他李殊,但当他说是老李时,李殊就不自在了。天气好的时候,我推着他下楼溜达。他告诉我他已经半年没下楼了。以前身体好的时候他不能呆在家里,后来生病了就觉得丢人,不想下楼。我是3360”这个想法还是文化局的领导。谁老了没病,你就是精神病,你就是重病!”他也没生我的气。至于做饭,我也没有想尽办法那样讨好他,就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花卷,包子,馒头,饺子,颠簸汤。他的脸涨得通红,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。他儿子高兴的时候每隔一段时间就给我烟抽,都是别人送的。他们不抽烟。我想在房间里抽烟,老李并不反感。   

  

  有一天晚上,我们吃火锅,我们都很兴奋。他的儿子和儿媳来了。进门看到我们还在喝酒,他儿子立马不高兴了,大声跟我说话。“你知道火锅食材有多不卫生吗?油大味重。你为什么还让我爸喝酒?你不知道他不能喝酒吗?是不是因为我们对你太好了,你才忘了自己的身份!”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,反而觉得很委屈。我准备起身收拾的时候,老李拉着我的胳膊让我坐下,转身对他儿子3360“你吼什么?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喊大叫?房子是我的火锅,我想吃。你考虑过你自己吗?你给我做饭了吗?一小口酒就能让我醉   

喝死?我宁愿开心的喝死也不想躺在哪里做个活死人!”。

  

那一晚我没有睡好,本以为自己已经融入了这个家庭,可是事实我只是个保姆,是雇佣关系,委屈的泪不知觉流了下来!老李也没睡着,半夜在微信给我发了好多消息,说他骂了他儿子,要我不要放在心上,他对我很满意。第二天晚上他儿子来了给我买了一双运动鞋和一条烟,专门给我道歉来的,我们坐了很久,他说昨晚他冲动了,然后被他爸骂的,回家又被老婆数落,确实是他不对!我说你的心情我理解,我也是做儿子的家里也有老人,我们有时候拿自己的感受去约束他们了,只看到了他们的身体不好,没有重视他们的心情,三月俩月喝一口酒没多大事,心情好了精神就好身体才好!

  


  


  

过年回家他儿子给我又买了衣服又买了机票,送我去机场又给我了个2000块的红包。过年在家一个星期老李基本天天都跟我视频,他想我早点过去,在精神上老李对我很是依赖!我教会了他在手机怎么跟网友下棋,他下的很好,说以前在单位没有对手,我信,因为他是个很正直的人。

  

过完年又去了老李家里,在小区我也认识了好多人,都夸我把老李照顾的好,没人看不起我,大家都对我很友善!他儿子儿媳拿我当家人一样,有时候星期天了都过来吃我做的火锅。老李也偶尔叫他以前的老同事老朋友来家里聊天下棋,我就做西北面食招待他们,认识了好几个老李的朋友,都是有文化有素质的老人,在他们身上我也学到了好多,也喜欢听他们过去的艰苦岁月。

  


  


  

在老李家做了两年零两个月,因为父亲生病了就回家了,走的时候老李眼睛红红的,他说希望在他活着的时候还能见到我,还能吃到我的擀面条!跟老李两年多的相处,他既是我的长辈也是我的朋友,有时候又像哥们兄弟。父亲也去世了,我打视频电话告诉老李,明年我去看他,他高兴的眼圈又红了!

  

以上是我做住家保姆的过往经历。再回到题主的问题,雇主让睡沙发就睡,人心都是肉长的,精诚所至金石为开,把雇主当家人照顾,再冷的石头也能捂热!

  

我们虽然是为了钱而打工,但是人都有内心深处的柔弱善良,尊重包容我们服务的对象,就能换来他们对我们像亲人一样的对待。我坚信爱身边的一切,就能得到全世界的爱!

  
阅读全文

此资讯系来源自互联网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84563525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