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动态 正文

医院住院部不让换人陪护(医院住院部不让进)

扫码手机浏览

  

  年初( 2月1日)回到老家,妈妈说除夕吃多了,食物积压不舒服,晚上不吃晚饭了,只为我们准备。   

  

  现在的农村也没有过年的气氛,冷得洗不了澡,所以我们决定初三回苏州。 实际上,因为连续几天母亲身体不舒服没有提到,初四去镇卫生院做了超声波检查。 总是觉得胆结石发作,认为赶紧手术是微创的。 听说很多熟人、该村的人切除了胆囊,但没有恐慌和担心。 但是,到了年初十也没有好转,毅然住进了市里的医院准备手术。 弟弟带她去经常去的门诊。 再次超声提示胃问题,报告后面括号中注明:考虑胃ca,建议胃镜。 我打算星期六和弟弟、妈妈在医院会合,马上做核酸,星期一( 2月14日)住院做相关检查。   

  

  住院的目的也是与报销的比率,比门诊多一点。 那时,拜托别人的是m老师的号码。 很遗憾,住院后的偿还率变高了。 同样,所有基本检查单都已签发。 一个项目是,我们真正想做的胃镜排在周三,下周二提交报告。   

  

  2月14日早上苏州瘟疫来了! 小区的门被关闭了,等待着所有人的核酸。 我买的早上的票一定来不及,烧得很着急! 队伍排得很快真是太好了。 制造核酸后会出现门杆。 还能出去。 丈夫开车送我常熟。 星期六只是预约了星期一住院,做核酸回乡下,那天回苏州,星期天去单位加班。 我接下来要和妈妈一起请假。   

  

  从2月14日开始在医院被困在瘟疫中。 当地医院也在接受手术治疗。 请告诉我最快21天就能手术。 我想那不会费劲去大医院。 m医生说这是常规手术,在本医院完全可以做。 随着疫情的加重,市政府又发出通知,所有医院从17日起暂停门诊,手术延期。 但是妈妈这么久没吃东西了,病情绝对不轻,谁也不知道会推迟到什么时候。 马上重新考虑转院。 星期四下午,我联系了上海长海医院的医生。 回复可以接受。 我要预订一张床。 根据他周五下午3点的普通号,可以先开候诊证和上海的核酸,然后出具报告住院。 当时联系了苏州的朋友,比上海回复得晚,所以决定去上海。 对不起帮助我联系的朋友,浪费了他的苦心。 周四早上,查房时通知手术暂停后,要求m医生转院,并要求他同意出示复诊证明。 他坚决说可以出院,但没有出示这个证明书,付了他的白八费就走了。   

  

  无论如何,决定心意的是报销比例和异地医生看病少了。 为了不管有多困难,都能得到及时的治疗,这个差额我和弟弟都认识。 婶婶知道了这件事,不忍加重我们的经济负担,请我们在别的医院出示这个证明书。 弟弟开车牵着婶婶和她委托的朋友的马赶到那家医院,给我开了证明书,通报了我,我很高兴。 上午就这么过去了。 我打算在这里的医院收拾一切,飞往上海。   

  

  悲伤地关过。 第二天上午( 17日星期四)和妈妈的核酸检测报告第二天早上出来了,但是弟弟星期四下午5点直到星期五中午都没有出来。 规定48小时内带核酸报告远离常熟,但这样又卡住了。 走到高速公路入口,排了很久队,还是被要求调职。 在丈夫的指示下,我决定走国道。 以前两个小时就能到达上海,但我们花了五个多小时。 中途经过两个卡口,幸运的是没有要求车上所有三人出示核酸证书。 出示两个人就可以放行。 真是太感谢了。 但是,怎么也赶不上3点的号码。 只能重新拨打周六( 2月19日)的早间号。 为了节省等待时间,星期五下午经过太仓,进入上海嘉定,到嘉定中心医院我们三个人打了核酸检测。 我以为星期六早上一定可以带着报告书住院,挽回了星期五浪费的时间。 上海的报告时间是8—10小时,醒来就能找到报告。 嗯,我想得很完美! 嘉出又在上海高峰时段,高架被限制在外地牌照,继续按照导航走地面道路。 我走错了几个路口,但终于到了地址。 上海更大。 我想去看。 不,这个没办法。 成也疫,败也疫。 我们终于来到了年轻人口中的魔都。 入住是18:40。   

  

  2月19日早上6点,我拿着装病历的文件袋,看了复诊证明,突然吓得脸色发白。 复诊证明书上写着陌生人的名字,让我心灰意冷! 居然把名字搞错了。 也就是说,昨天上午全部都是徒劳的! 联系阿姨,她再问委托人,委托人再找医生。 我通知你星期一重新召开。 我的心脏啊,真的受不了。 上海医院不会等我。 我这个手续顺序很乱。 星期一重新办理需要寄医疗保险卡回去。 上海不能提前住院。 我和弟弟想了之后,还是不想拖延,变量太大了! 星期五没拜托过这个手续吧。 差额继续由自己承担! 我已经不烦恼了。 我去门诊上班,轮到我叫号码了,马上开了待床证。 8点左右和弟弟的上海核酸检测报告出来了。 但是,在任何APP中都找不到老母亲的报告。 老若助连调查都没有。 在住院服务中心门口,我查了所有的APP,但没有。 已经九点多了。 我担心把妈妈丢在酒店里。 我们俩饿着肚子赶到了酒店。 (离医院不到2公里。 好在边上有米粉店,打包了米粉。 想让店主炖鸡蛋也没被同意。 稍后又决定浪费时间,两人又回到嘉定,单程30多公里,拿妈妈的纸质报告。 下午1点回来,我直接去医院办理手续。 星期六上午的门诊大楼开放,但下午关闭了! 我绕来绕去找不到入口,到处打听,终于进了急诊楼,被告知可以上门诊二楼住进服务中心。 好不容易办完手续,又回家了。 拿着大包裹,带着妈妈进了住院部。 一个人交往,中途不能改变人。 不管怎样,是的!   

  

  进这个科又是一场艰难的流转,差点把护士关在门外。 原因:上海核酸只有一次,需要两次。 主治医生以前知道我们所有的信息,表示可以治疗。 护士终于被释放了,继续办理手续。   

  

  星期六下午五点,我们已经在病房了。 来自中风险地区,只有一家。 间接提升了等级,非常安慰。   

  

  星期一又要开始新的检查了。 插入胃管开始洗胃,不要再吃饭了。 我本来什么都没吃,但我把芝麻糊放进过袋子里。 之后几天洗胃也是黑漆漆的,完全消化不了。 每天浇营养液。 周四的手术说实际条件不成熟,已经决定了   

周一。

周二(2月22日)全是爱的日子,我在长海医院。从常熟传来的胃镜病理报告荒唐的显示:炎症!即:没有检测到ca。我和弟弟天真的认为报告不会错,也许。。。。真的搞错了?但是回到病房给主任助理看了,他说没夹到病灶。90%是病变的,很小的可能没病变。刚有点放松的心,又沉重起来。

2月23日下午,医生助理让我签了一堆知情书,和我讲了手术方案和风险,我懵懵懂懂,接收了70%的信息,又传给弟弟剩50%也不到。手术后有一周时间。

一个礼拜又快过去了!焦虑,无助,困兽一般,每天站窗口望望风。至少,手术时间定了。希望在眼前了!手术后病情完全清晰了,又是考验心理的时候。希望没那么严重又不敢太乐观。

总有一种走老路的感觉。包括发病时间也是春节期间,年后胃镜,又转院治疗。父亲那时候在苏州手术,吃尽所有治疗的苦,依然没有多停留一天。化疗结束即刻复发,完全无缝连接。

病已在身,只能面对。继续煎熬吧!


做CT的一幢楼内

阅读全文

此资讯系来源自互联网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84563525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